球磨机橡胶衬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球磨机橡胶衬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怎样救温州

发布时间:2021-01-25 16:06:32 阅读: 来源:球磨机橡胶衬板厂家

怎样“救”温州?

由“占领华尔街”抗议运动蔓延而来的“占领华盛顿”抗议运动10月9日已进入第四天,目前仍有一批抗议者在白宫与国会山之间的自由广场“安营扎寨”,准备打持久战。图为当日自由广场一抗议者打出“爱大到不能倒”的标语,此标语由金融危机期间银行业所谓的“大到不能倒”改写而来。  温州,欧洲,华尔街  过度迷恋金融、投机逐取暴利使得经济偏离了赖于发家的实体经济——此番景象,是当下中国实业的群像,难道不是全球实体经济困境的一面镜子吗?  发源于美国的“占领华尔街”运动已呈愈演愈烈之势。根据报道,起自9月初的“占领华尔街”运动迄今已有一个月的时间,而且参与人群越来越广泛,波及的地区也越来越多。这场运动甚至使同病相怜的英国、荷兰等国也群起而效仿。有人担心,这次规模庞大的抗议活动有逐步向声势浩大的社会运动演变的倾向。  “占领华尔街”运动的初衷,是民众对以华尔街为代表的金融寡头们的普遍不满。华尔街是导致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和目前西方经济困境的始作俑者。在过去的时间里,金融寡头们打着“金融创新”的旗号,一方面实现了对实体经济的占领和统治,另一方面却又成为引发金融危机的导火索。  在当今世界,金融号称国民经济的“血液”和“命脉”,而华尔街就是世界金融中心的最高统治者。他们不仅通过资本信贷、股权参与等手段直接掌握实体经济的控制权,而且还通过各种金融衍生产品控制大宗商品的定价权。为了追求更高的利润,华尔街还发明了各种各样复杂的所谓金融创新产品,这些被包装的产品缺乏足够的透明度,一些产品连自己的设计者都搞不清楚其风险在哪里,这些典型的失败创新成了导致金融危机最直接的原因。  然而,华尔街作为金融危机的元凶,却得到了政府的巨额救助,导致危机的“苦果”由普通纳税人吞咽。  其后果之一就是政府债务急剧上升,在美国,政府的主权债务评级被历史性地下调;在欧洲,则引发了一场岌岌可危并有可能导致欧元区崩溃的债务危机。  与金融机构的垄断和超市场地位相比,实体经济的发展相对迟缓得多。统计数据显示,今年第一、第二季度,美国经济仅分别增长1.9%和1.3%,而8月份的失业率高达9.1%。虽然美国有苹果、亚马逊、谷歌等企业依然创新力强劲,但全球化生产模式和产业的空心化,使得普通民众难以享受到它们快速增长的成果。  根据《经济学人》的统计,目前苹果、亚马逊、谷歌和Facebook这些公司总共才雇用了11.3万名员工,仅相当于通用汽车1980年员工总数的1/3.  金融业超越实体经济的过度发展还导致了社会收入分配差距的不断扩大。金融界的统治者动辄上千万甚至上亿美元的年薪,与普通民众收入增长停滞的现象形成强烈反差。  根据美国人口普查局最新发布的数据,受金融危机的影响,美国收入水平占前5%的家庭总体收入为18.081万美元,下降了1.2个百分点,而最后5%家庭的收入则下降了4%。自从1959年人口普查局开始统计数据以来,当前美国的4600万贫困人口已经创下历史纪录。而15.1%的贫困人口比例,为1983年以来最高水平。  “‘占领华尔街’是抗议金融对实业的占领。”对外经贸大学副教授李长安说,实体经济作为固国之本,必须得到大力扶持和鼓励。  不同困境,同一个问题  国庆期间,温家宝总理带领央行、财政部、银监会等部门负责人到浙江调研经济运行情况,并要求浙江1个月内稳定温州中小企业局势,整顿金融秩序,遏制高利贷化倾向,处理企业资金链断裂问题,防止风险扩散蔓延。  而温州则推出了自己的“救市”措施,又有消息称,“9月底,温州市政府向浙江省政府提交《关于要求申请金融稳定再贷款的请示》,由省政府出面,向人民银行申请金融稳定再贷款600亿元,期限1年,专门用于支持温州银行机构增加对困难企业的融资规模,防止发生系统性风险,维护地方金融稳定。”  对此,媒体评论员朱大鸣认为,救温州高利贷,不如救金融。如果不改革放贷体制,不仅货币政策失灵,而且连市场也会失灵,甚至政府也会失灵。  原因很简单,一方面不需要钱的大集团反而能够贷到款去放高利贷,另一方面需要借贷的小企业在正当的信贷途径中告贷无门,只能寻找“歪门邪道”的高利贷资金。如此,如果不加以改变信贷体制的话,实体企业要破产,工人要失业,金融机构也好不到哪里去,得利益的恐怕是能够放贷和能够贷到款项而且获得巨大利差收益的少数人,其恶果最终要通过印钞通胀的方式来对冲坏账和死账。  这是一条不归路,一条死路。美国当前的困局就是这样走来的,只不过换了名称而已。  美国当初救助金融机构,希望这些金融机构能够承担起救助实体经济的重任,但是,这些金融机构拿到钱不是分掉,就是恶炒别的国家的物价和楼价,制造全球性通胀。如今美国兴起的“占领华尔街”,实际上,诉求者还忘掉一个对象美联储,它是金融危机的最大制造者,它不停地印钞为全球金融资本家提供了作恶的工具,同时,以自己印钞“从无到有”的掠夺实体资产和资源。这次危机不是一般性的金融危机,而是印钞机危机,是整个纸币体系的大危机。  温州,这个炒楼集团的大本营,同样是庞大纸币需求者,他们的得益在某种程度上是以飙高全国生产成本和生活成本为代价的,虽然他们也是印钞机下的弱势者,但同时,他们在本质上与美国金融资本集团没有多大的差异,都是配合印钞机印钞需求而生出来的食利集团,唯一差异的是,美国印钞机的祸害的承担者是全球,美国金融资本玩弄的是美钞,我们玩弄的是地产和高利贷,如此而已。  ■评论  温州兴,则市场兴  过去很长时间,经济发展主要依赖实业,虚拟的部分是为实业经济服务的。但是,目前虚拟的部分膨胀过快,最后导致关系反转,实体经济反而成了虚拟部分一个工具,只不过是一个投资的标的物。以高速膨胀发展的房地产和股票市场为代表的虚拟经济,正在严重冲击实体经济的发展。  当虚拟经济部分膨胀完全超过了实体经济部门能够支撑的程度,就像一棵大树,树根不够发达,但是树冠非常发达,时间一长岂有不死的道理。  作为我国民营经济重要发源地和改革开放曾经的排头兵,温州经济眼下的衰象具有深刻的样本意义,温州的此次危情也为中国的企业发展敲响了警钟。数量众多的民营中小企业是宏观经济的毛细血管,对国计民生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如果连它们也纷纷撤出主业,投向到房地产等领域的投机中,整个宏观经济的运行必将出现严重问题。  温州经济转型的迷失之忧警示我们,如果缺乏必要的制度安排和理念坚守,让虚拟经济的“毛”重新附着在实体经济的“皮”上,经济转型战略有可能走样变形甚至落空。  因此,众多观察人士和经济学家认为,救市之策,首先需要企业回归主业,压缩过度投资。  正如经济学家辜胜阻所言,从应急看,政府、银行、金融监管层、企业共同努力采取措施,树立市场信心,防止恐慌放大波及全国成多米诺骨牌效应。从治本说,关键要重构金融体制切实缓解小企业融资难和用财税杠杆重振实业精神。  温州的振兴,必然意味着中国市场化的推进。10月3日到4日,温家宝总理对于温州中小企业的借贷危机,提出从税负和融资两方面来解决,对浙江省、温州市两级政府提出的创建温州金融综合改革实验区的建议,给予正面回应。希望这是温州民间金融走向前台的开始,是第二次市场化改革在温州当地的破冰之旅。  高利贷也非温州独有。这显示,资源的错误配置在全国弥漫,金融改革、税收改革、打破行业垄断,并非温州一地之事,而是中国市场化大计。  “温州兴,则市场兴。”知名财经评论员叶檀说。

地中海装修

装修风格选择

居家装修